2019最值得期待的建造中項目

隨著2018年結束,就讓我們來看看2019年有哪些值得期待的在建項目,下面列出的許多項目已經進展多年,當中經歷了令人沮喪的坎坷與波折,以及時刻變化的政治局勢的影響。

考慮到這些宏觀局勢的轉變,下面列出的部分作品中就顯現出了超越巧合的相似與共鳴之處。其中一些相當明顯:接下來的幾年卡塔爾將成為一系列重大項目的城市,這個建築的爆發式增長與其作為2020年世博會和2022年世界杯等重大世界活動的舉辦地有關;

在紐約,哈德遜城市廣場( Hudson Yards )這一巨型城市開發項目將成為不止一個,而是兩個21世紀建築巨作的誕生地。

如同這類建築綜述的常態,其中大量的項目都是文化類項目,但對於國家遺產的明確而共同的關註也不應忽視。遺產已經並將持續灌輸政治意義成為了尤其有趣的發展趨勢。金錢是萬能的。

下面就是我們在2019年最為翹首期盼的建築項目: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OMA

OMA的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自其在2009年被宣布為這一項目國際競賽的獲勝方案以來就備受期待。其中的原因也顯而易見:這一項目是簡單幾何形體與覆雜的綜合體功能的驚艷結合,並且(盡管設計已經將近十年)具有顯著的未來感。

Archdaily 在2014年這座建築的竣工典禮上采訪了OMA負責這一項目的合夥人 David Gianotten。“我們仍然不時會說,‘這是真的麽?’”他解釋道,“因為這個項目進展得如此順利,速度之快令我們自己都很驚訝。”目前還沒有官方的開放時間,但請期待將關註的目光在2019年鎖定台北。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Reiser Umemoto

台北對藝術的投入在另一個耗時數年的舉行項目—— Reiser Umemoto 的流行音樂中心中延續著。這一獨特的發展焦點挖掘了一個重要的本地現象——這一現象在這一項目公布以來的幾年中收獲了爆發性的全球流行度和影響力。

這一項目將包括可容納數千觀眾的表演空間,建築面積達到了令人瞠目的62000平方米,並將(在落成時)成為世界上第四大的獨立式博物館。

 

Vessel/Heatherwick Studio

這位高產的英國設計師在2016年這一方案首次公布時引發了一陣躁動。這個設計遭受了輪番的讚譽(“紐約的埃菲爾鐵塔”)與嘲笑(“紐約最大的垃圾桶”)——但它註定將占領 Instagram的推送,無論公眾觀點潮流如何變化。

這座建築暫定於2019年春季開放,但有興趣親身前往體驗的參觀者最好現在就開始計劃行程。免費的參觀門票已開放預訂;幸運的中選者將於二月份收到參觀時間的通知。

 

The Shed/Diller Scofidio+Renfro

與 Heatherwick 埃舍爾般的奇觀咫尺之遙的是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更加切實可行(雖然未來主義程度絲毫不減)的哈德遜城市公園項目。 The Shed ——一座高線公園旁的可膨脹的充氣膜結構溫室——是這座充滿了精彩文化空間的城市中又一個精彩的文化空間。當然,那些建築中的大部分並不具有變形的能力。名字中的“棚屋( shed )”指的是這一八層高文化項目的頂棚,旨在對遊客與本地居民產生吸引力。

如果 Vessel 是哈德遜城市公園的吊燈, The Shed 則希望成為它的壁爐。我們會在2019年春季這一項目與 Vessel 一同開放之時看到這一比喻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成真。

 

上海油罐藝術中心/Open Architecture

在以令人難以想象的新建築震驚世界多年之後,中國似乎將其關註點轉向了對過往工業景觀的重塑。其中的一個案例就是總部位於北京的 OPEN Architecture ,它將一系列之前的油罐倉庫轉變為由綿延的公共景觀所連接的美術館。

它無疑將成為一座會在未來多年的案例分析中頻繁提到的地標建築。該項目計劃於2019年3月落成,上海的關註者只需要搭乘地鐵11號線(雲錦路站)就能親自前往參觀。

 

Al Wakrah /Zaha Hadid Architects

卡塔爾即將成為一系列重要建築作品的落成地,尤其是札哈·哈迪德的遺作之一。 Al Wakrah 體育場從各個意義上來說都是一個偉大的建築成就:將容納四萬余個坐席,使用高度工程化的木結構,並將包括一個能夠在30分鐘內完全縮回或伸展開的可伸縮屋頂。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Ateliers Jean Nouvel

Jean Nouvel憑借吸引眼球的誇張作品成名已久(可能在2008年獲得普利茲克獎之後更是如此)。在2012年,他的 One Central Park 為可持續設計設定了新的標準;他的阿布紮比盧浮宮在一年多之前剛剛驚艷全世界。在2019年這位法國設計師正式開放卡塔爾國家博物館之時,我們期待著同樣的喧耀出現。

公布於2010年,這一項目由一個互相交扣的圓盤形母題主導,這一母題受到了當地一種名為“沙漠玫瑰”的晶體結構的啟發。這座博物館將以這一小國的歷史(包括食物)詳盡而沈浸式的展示為特色,同時將容納研究設施、實驗室、兩家餐廳、兩所商店和一個咖啡廳。目前還官方未公布開放日期,但請期待年初的官方宣言。

 

Under/Snohetta

Under 是那種通常會被認為是在夢中或者詹姆斯·邦德的電影中會出現的項目。這家水下餐廳(據設計者宣傳將是歐洲首家)形似超大的防波堤,以近一米厚的抗壓混凝土墻體為特色。這一建築還將容納供海洋研究使用的空間,可能也將使其成為世界上最震撼的實驗室。

該項目位於林德斯內斯角(Lindesnes ),一座人口僅僅四千出頭的挪威小村莊;這一艱苦而偏遠的地點是有意挑選的。“最刺激的體驗將會是在惡劣天氣下到訪這座餐廳”, Snøhetta的一位高級建築師 Rune Grasdal 向福布斯雜志解釋道,“看到海面被巨浪和驟雨擊碎將會是極其精彩的體驗。”

這家餐廳已開始接受預訂,並預計將於2019年四月接待首批食客。

 

1000Trees/Heatherwick Studio

 

海德威克事務所(Heatherwick Studio)的 1000 Trees 項目尚未完成就已經同傳奇的巴比倫空中花園相提並論。這一位於上海的三十萬平米的項目以“一個地形切片”構思,形成了“兩座樹林密布的山”的形狀,有著“400個天台”和“1000根結構柱”。

這一巨型項目位於上海的莫幹山路,臨近這座城市的M50藝術區。關於其何時落成還沒有官方公告,但是施工過程的照片顯示竣工時間應在年中至年末。

 

麗澤SOHO/Zaha Hadid Architects

         

預計將於2019年年初至年中開放的麗澤 SOHO 在近兩年前事務所公布這一有著閃閃發光、直沖雲霄的中庭的塔樓效果圖時,就吸引了公眾的關註。這一項目在落成後預計將成為世界最高的中庭建築,而與展現設計的表演技巧相比,它在更大程度上是挑戰場地限制條件的結果。這座塔樓佇立在一條地下的地鐵線路之上;上方的塔樓為避免增加對隧道的壓力,分離成了圍繞中庭扭曲連接的兩部分。

這也是這座以 LEED 金級認證為目標的塔樓的可持續策略的一部分。扭曲的樓層平面可以使得自然光無論在什麽季節和一天的什麽時間都能射入室內空間。

 

琳達·佩斯基金會紅寶石城 / Adjaye Associates

據報道, David Adjaye 下一個項目的靈感來源於命名者琳達·佩斯( Linda Pace )的一個夢。在十年多之後,這位慈善家紅寶石色的夢境即將成為現實。盡管建築體量的折疊幾何形態無疑引人矚目,亮眼的顏色才真正搶過了風頭。紅色是混凝土出了名難以統一達成的顏色,通過執行建築師 Alamo Architects 與南方邊境的混凝土專家Pretesca 公司合作才得以實現。

2018年前後拍攝的施工照片顯示這些大膽的手段得到了回報——紅色調既惹人眼球又平滑光潔,為博物館賦予了一顆巨大紅寶石般的外形。盡管據報道在2018年底已經完工,博物館在2019年才會對公眾開放。

 

珍珠之路遊客中心 / Valerio Olgiati

Olgiati 的遊客中心將成為珍珠之路( Pearling Path )的終點,它是巴林王國的一個展示地區在珍珠產業中的文化與經濟史的受保護遺產地。由沿著一條蜿蜒穿過城市的路線上的超過15個不同場地(與17座建築)組成,這條路徑將使遊客得以深入了解這一從史前時期到20世紀初主導這一地區的傳統。

這一場地是共享的文化記憶的綜合展示,也是巴林最早的此類遺產地之一。雖然 Olgiati 的建築實際已經完工,它在2019年才會正式開門迎客。

 

大埃及博物館 / Heneghan Peng Architects

在埃及熱席卷西方近一百年之後,金字塔的歷史地區終將收獲一個用於展示和保護古代寶藏的本地空間。這一項目的競賽可以追溯到2003年(幾乎自身就是古代史了),吸引了來自83個國家的近2000個參賽方案。 Heneghan Peng 的設計在當時由於其將數字展示深度融入建築設計,旨在展示眾多在其他博物館永久展出的重要文物的訴求而得到了註意。

這一坐落於吉薩和開羅大金字塔附近的沙漠盆地的博物館將成為埃及文物的最大單一展示場所,並將以100000平方米的建築面積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館之一。它將容納巨大的展示空間、會議設施、圖書館以及巨大的公共功能空間之外的研究設施。博物館預計將於2019年部分開放,而完全開放的時間根據不同的報道將在2020和2022年之間。

 

 

 

source:Arch daily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