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認識的2020年普立茲克獎得主 愛爾蘭建築大師Yvonne Farrell 與Shelley McNamara

格拉夫頓建築事務所Grafton Architects 創辦人愛爾蘭建築師Yvonne Farrell (伊馮·法雷爾
,1951)與Shelley McNamara(謝莉·麥克納馬拉,1952)榮獲2020年普立茲克建築獎。
這也是史上第一次由愛爾蘭建築師得獎。她們既是教育家又是建築師,在業界以其有力並且細緻
的設計手法而聞名。在短短40多年的時間哩,兩人共同完成了有助於改善城市並滿足愛爾蘭、英
國、法國、義大利和祕魯當地的需求。我們精選幾個她們著名的案子讓大家認識。

Kingston University Town House/ 倫敦 英國 2019

© Ed Reeve

 

這是倫敦金斯敦大學耗資5000萬英鎊的地標性教學樓,用作大學的前門和通往泰晤士河畔金斯敦的門戶,市政廳是金斯敦(Kingston)新願景的一部分,該倡議鼓勵非正式學習,並與市中心建立更牢固的聯繫,並將其生機勃勃的學生群體與當地社區聯繫起來。

© Dennis Gilbert

建築師利用互鎖空間的矩陣和使用方式在視覺和視覺上交疊並交織在一起,將建築的開放式氣息在內部得到體現,在9,400平方米的住宿中,有50%以上是開放式的。學生、訪客和工作人員能夠找到僻靜的角落,進行創造性的學習和協作,展現相互聯繫的整體的一部分。而這種方式使附近居民始終可以看到整個建築中發生的事情,從而鼓勵及促進社區學習。

© Ed Reeve

利馬工程技術大學/ 巴蘭科 祕魯 2015

© Shell Arquitectos
利馬工程技術大學(UTEC)大樓的項目位於巴蘭科(Barranco)的許多地區,面對著海濱的馬
勒孔·阿曼達里斯(MalecónArmendariz)。該項目由垂直於MalecónArmendáriz的鋼筋混凝土結
構板組成,並包含了不同機能,例如教室,實驗室,辦公室,花園等。帶有“ A”形截面的結構板

的幾何形狀和體積的組成,以創建「人造懸崖」,該地形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粗野主義」在
這個案子中完全得到體現。
她們對於場所精神有充分的分析及理解,作品往往能夠提升當地社區的環境不管是視覺上或是使
用上。在這個作品中,因為鄰近海邊,所以其退台式的開放空間,能夠引入自然海風,有效的減
少對於空調的需求。另外垂直的校園設計將場地與天空連接起來。她們將大學和劇院和電影院放
至於「人造懸崖」;將這些公共文化環境放置大街周邊可從主要公共空間使用這些設備,鼓勵社
區與學校互動。

© Iwan Baan

© Shell Arquitectos

Medical Facilities / 愛爾蘭 2012

© Dennis Gilbert

 

愛爾蘭西南部的利默里里克大學佔地很大,這個項目從將為在校設施的學生建造一座新的醫學院和住宿大樓。這些新建築還必須解決大型公共開放空間,最終將成為校園向北擴展的重點。

建築師稱:「我們的願望是將教職工的建築物和住所結合起來,以鼓勵相互重疊並有助於大學公共空間的生活。」

形式特徵的各個方面源自對校園總體規劃的解釋,這需要在香農河北側採用有機方法來建造公共場所。在這裡,土地是傾斜的,所以建築物仍然以舊田間格局和樹籬的形式表現出來。

這套新的建築與三個相鄰的現有機構,體育館、愛爾蘭世界音樂舞蹈學院和健康科學大樓相結合,以形成一個新的公共空間。

© Dennis Gilbert

醫學院是一系列固定裝置中的最後一個,起著錨的作用,其他建築物現在圍繞它們鬆散地旋轉。醫學院的語言是教育機構的語言,而學生宿舍看起來像三座大房子。混凝土公車候車亭以及住宅與醫學院結合在一起,形成了公共空間的鬆散邊緣。公交候車亭的頂篷、台階和坡道可以調和超越運動場館的高度變化。

© Dennis Gilbert

 

磚塊從後面的現有住宿建築物直通住宅。在這裡,材料被賦予了深度,並且深層雕刻的外牆在家庭內部空間和他們所忽略的公共空間之間提供了一種門檻形式。所有生活空間都面向東南部的公共空間,而更多的私人學習室則面向東北或西北。

 

住宅的地下部分被刻掉,提供了拱門,允許行人從停車場和公交車站向北移動,並為學生提供隱密的社交空間。大型入口通向住宅區的入口處,那裡是樓梯,電梯,自行車箱和普通洗衣設施的所在地。

 

 

資料來源: Archdaily

編輯: Michelle H.

 

發佈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