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照明—博物館如何利用日光讓展品更出色

博物館展覽空間的照明設計可說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因為光線必須同時增強空間、保護藝術品的完整性,並確保參觀者享受最佳的觀賞條件。

除了具有最高的CRI(顯色指數)外,日光還有助於在建築環境中產生舒適和幸福的感覺。在展覽空間中,自然光對於準確揭示展出物品的顏色非常重要,這對於藝術作品來說意義重大,為參觀者清楚地感知展品提供了更多的視覺舒適。

然而,大多數博物館不能依靠日光作為唯一的光源。展覽空間通常需要人工照明設計,採用適當的照明解決方案,在需要的地方和時間提供聚光燈和漫射照明。LED燈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它們可以模仿自然日光,因為它們有類似的特性,如CRI和色溫。

因此,將博物館的人工照明和受控的自然照明解決方案結合起來,被證明是一種成功的方法,不僅為展示的物品,而且為參觀者提高了空間的質量,這在世界各地的許多項目中都可以看到。

由David Chipperfield建築事務所設計的Jumex博物館位於墨西哥城,展出了拉丁美洲最大的私人當代藝術收藏之一。一個獨特的鋸齒形屋頂,帶有朝西的天窗和一個水平擴散層,均勻地分布光線,照亮藝術品,並為上部畫廊創造一個環境光。光線可以被調節以滿足特定的策展要求。

 

在由Pool Leber Architekten和Bleckmann Krys Architekten設計的位於德國Vreden的Kult博物館中,中庭和庭院的中央開口除了識別不同的博物館區域和促進中心內的定位外,還提供了均衡的自然光照。一樓是展覽的世俗部分,拐角處的窗戶可以看到中世紀港口的景色。在二樓,即博物館的文職部分,北側的兩個窗戶展示了該鎮的兩個教堂。

 

與之前的項目類似,弗朗西斯科-曼加多為西班牙奧維耶多的阿斯圖里亞斯美術博物館的新主樓所做的設計側重於一個有頂的中央庭院,它作為一個偉大的天窗,銜接和構建了通道和流通元素,成為整個建築群的參考空間。屋頂上的天窗遠離外牆,最大限度地減少了對外部的視覺影響,但給內部帶來了巨大的光亮。

 

陽光在Atelier Alter建築事務所設計的英良石自然歷史博物館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將博物館設在中國礦業公司在廈門的總部,意味著辦公室的自然光會減少,所以從項目開發的一開始,照明就是一個關鍵問題。建築概念引入了垂直和水平的水晶體,這些水晶體在中庭內相交,將陽光從原有的天窗集中並反射到展覽空間。

 

同時,由BAROZZI VEIGA設計的瑞士洛桑州美術博物館的項目,探索了一種向外部交替開放的韻律。該建築在南面有一個封閉的、內向的立面,以保護博物館的藏品並避免火車的干擾,而在北面有一個更開放的、可滲透的立面,提供自然陽光並與新廣場形成對話。在穿孔的高大窗戶之間設計了深深的垂直鰭,以防止陽光直接進入建築的光敏感區。上層也是由朝北的模組化棚自然採光,內部的百葉窗系統可以準確地控制進入房間的光量。

 

由大衛-奇普菲爾德建築事務所設計的蘇黎世美術館擴建項目也位於瑞士,但位於蘇黎世市,該項目結合了傳統和創新。建築形式從古老的州立學校中獲得靈感,並以當地石灰石制作的細長垂直鰭為特色,沿著外牆以一定的間隔排列。展覽空間的特點是豐富的日光–一樓的側光和二樓的天窗開口–將藝術的直接體驗置於遊客體驗的中心。

Source: Archdaily

發佈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